PCbaby免费试用平台:提供母婴类产品免费试用
所在位置:主页 > 国际军事 >

乌克兰危机为马克龙带来“聚旗效应”右翼对手处境尴尬

发布日期:2022-03-25 11:11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地时间3月8日,随着法国大选的所有12名候选人正式确定,一份最新的民调也将更为明朗的形势展现在公众面前。根据这份由Elabe公布的民调,现任总统马克龙继续了两周以来的支持率上升态势,目前已突破30%,达33.5%。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领袖马琳娜·勒庞、极左翼政党“不屈的法兰西”党首梅朗雄和极右翼独立总统候选人泽穆尔之间竞争激烈,支持率分别为15%、13%和11%。去年年底以来一度呼声较高的共和党候选人佩克雷斯则显出颓势,支持率仅有10.5%。

  当地时间2022年3月7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参加首场竞选连任活动。视觉中国 图

  尽管在国际和国内舆论上,俄乌开战都让之前“极尽斡旋之能事”的马克龙脸上无光,但勒庞、佩克雷斯和泽穆尔则面临了更大的困难。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马克龙的赢面实际上变得更大了。

  3月初,法国主流大报《费加罗报》就在报道标题中点出了马克龙正在享受的“聚旗效应”(effet de drapeau,指在涉及对外的重大国家和民族危机面前,国家领导人的国内支持率通常会急速增长),称马克龙扮演的角色已近似于战时总统,民调支持率也随之水涨船高。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总统普京承认东乌两“共和国”“独立”,并开启“特别军事行动”,固然立即将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的外交努力几近归零,但战端开启后,马克龙事实上反而成为了西方大国中唯一能与普京直接对话的领导人。他几次与普京长达1个半小时的“电话粥”毫不意外地没有为局势缓和带来实质进展,却成为了一个西方阵营了解俄方诉求和立场的稳定渠道。

  对比来看,其他几位候选人的涉俄乌立场在法国当下的舆论场中远比马克龙更显尴尬。无论是勒庞还是泽穆尔,此前一直坚持对俄接触和对话,甚至在私人场合不乏对普京的溢美之词,因此在主流民意要求谴责俄罗斯、支持乌克兰的背景下两人都有所失分。

  勒庞对俄罗斯和普京的“善意”由来已久。过去多年中,勒庞一直是法国极右政治势力唯一的代表,她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普京执政风格和个人魅力的欣赏,上次大选前不到一个月(2017年3月)她还亲自前往莫斯科与普京会面。根据法国媒体《巴黎人报》在2020年初的调查报道,她的党派“国民联盟”在2014年曾向俄罗斯的一家公司贷款960万欧元。

  极右翼的另一员大将——向来语出惊人的泽穆尔没有缺席俄乌危机的公共讨论。在媒体圈和舆论场里起家的泽穆尔甚至走得比勒庞还远,直接称自己“梦想法国也能出普京”,此言引发不小争议。

  泽穆尔还参加了8日的一档电视对话节目,主持人追问他欧洲是否应接纳乌克兰难民。在陈述完进入欧盟国家的乌难民多为妇女儿童,男人已经留在国内作战的事实后,他直言乌克兰人是信仰基督教的欧洲人,不同于文化传统、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均有别于法国人的阿拉伯或北非移民,因此应鼓励波兰等地区国家接纳乌克兰难民。

  根据他一贯的立场,泽穆尔借乌克兰危机发表这类言论并不令人感到吃惊,这次也只是收获了争议舆论和曝光度。除了在极右基本盘内部,民调显示,泽穆尔的此番表态总体上没有推高他的支持率。

  有关“亲俄”的指控也没有让代表传统右翼的佩克雷斯幸免。她的阵营因为前总理、2017年共和党支持的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和俄罗斯的关系而被反复提及。菲永当年离开政坛后加入了俄罗斯石油企业,并在其中担任董事,俄乌冲突前他又出现在俄官方发布的活动照片中。为此菲永不得不公开宣布从俄国公司辞职。

  不过,俄乌冲突带来的“聚旗效应”对马克龙而言也未必全是好事。在默克尔卸任德国总理后,马克龙在此次的乌克兰危机中已经摆出了欧洲利益代言人的姿态,频频进行外交活动来为局势降温,但如今法国大选已经进入决赛节奏,马克龙的肩上不得不承受着双重压力。

  近日法国媒体刊出了一些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内的工作照片,其姿态、神情和皮肤状态都显示出他的疲劳和压力。自2017年大选以来,爱丽舍宫的长期雇员、专司总统肖像照的摄影师Sozaig de La Moisonniere一直在自己的Instagram账户上发布马克龙在各种场合的照片,最近的照片明显展露出马克龙的疲态,多日未打理的胡子、额头清晰可见的皱纹等等,一经公布便引发了批评和争议。

  法国《观点》杂志则获得了内部探访爱丽舍宫“战情室”(cellule diplomatique)的机会,该杂志记者看到了整个马克龙团队自2月24日以来的忙碌工作节奏:所有马克龙的外交团队成员都被动员起来,灯火彻夜不熄,大家与马克龙一起伏案工作放弃休息,咖啡机甚至被用坏。精英教育背景出身的马克龙一向对核心团队要求颇高,加班加点本就是常事,但显然俄乌事态将的工作量推至新高。

  “眼下马克龙还不能高枕无忧,马克龙第一轮拿到较高票数已是大概率事件,但假若第二轮中他的对手可以整合右翼阵营的得票,依然会给马克龙造成不小的威胁。”法国24新闻网评论称。